一个分享文字的网站 您还没有 [ 登录 ]

在我觉得现金结算是个麻烦之后一个礼拜

栏目:韩寒一个丨时间:03-10丨来源:网络整理丨作者:梦萌

关于那张皱巴巴的彩票能换来一屋子的钱,我真的没想到。事实上那些记者在我家对面的宾馆里已经住了很长时间了,他们自从知道有人中了一亿的大奖就开始在我们镇的每一个兑奖点埋伏,而我就住在周先生的兑奖点边上。

不用想我也知道当我拿着那张彩票出现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惊险场面,但没办法,不冒这个险我也拿不到钱。真得感谢周先生,他办事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稳妥。就在那帮像恶狼一样的记者吃饺子的时候,我已经办好了兑奖的全部手续。当然,那顿饺子钱我留出来了,另外要给周先生的人情却始终没有送出去。

“你别害我啊大财主。”周先生那时皱着眉头紧紧握住了我的手,而我的手里那包着五万块钱的超大信封被他使劲后都变了形,我猜是这样,连我的手都感觉被周先生握得变了形。第一次被人叫大财主,有点莫名其妙。

并不是为了体面,是有天夜里我忽然对银行的电脑系统不那么放心。

“多个0少个0,要是那该死的电脑出了错,或者有人故意使坏,那我损失可大了。”我当然知道少了个0就少了八千多万块钱;我更担心银行的电脑系统忽然有天不认账,全部瘫痪后一毛钱都不给我算。

就是那个早晨我做的决定,宁可雇几个可靠的保安(还得是高级保安)守住这些钱,也不会让银行方面的人有机会给我搞花样。

当那些穿的破破烂烂的搬运工在我雇的保安的眼皮子底下一箱子一箱子的把人民币搬进我的家,那一刻我是满足的。

我爸就批评了我,说我这样太招摇。“好汉架不住人多啊,那几个保安未必抵得了无产阶级的千军万马。”其实我比他想得周到,除了保安之外我还装了红外线报警系统,摄像头之类的更是无处不在。完全可以在卧室里就看到我家方圆五百里之内的动静。当然,最后也是保险公司的人给我吃了定心丸——很奇怪我没信银行却被保险公司忽悠去了一大笔钱——后来想想也是小钱,瞎图个安心。

但安心很重要。我对我爸说:“你就安心地养老吧,有任何事情就吩咐给小李。”

不能让我爸妈离开家,让他们把乡下的房子送给了亲戚之后,我要求他们“一步都不能离开这栋别墅”。

他们也知道我这是为了他们好。有钱之后安全第一位,健康有钱加安全才有幸福的人生。健康得自己修,其他都要靠和谐社会。真的,有钱也得靠和谐社会。

话说那个小李是我高价聘来的超级管家,以前他是运动员和侦察兵,一脸横肉,不苟言笑。虽然外表很不招人喜欢,但小李在我看来是一个重要的角色,反正他要有什么开销只要跟我发短信我就会满足他,这是我对他角色重要的某种交换。即使我知道他根本不亲自帮我办事也无所谓,只要那些蔬菜水果和琴棋书画(我妈的新爱好真是高雅)能顺利妥当送进我的别墅,别的都不需要特别上心。

再说那天搬运工帮我搬完了钱,其中有个调皮的小搬运工过来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话了句话,我哆嗦了一下。其实我该放心,在他们开始工作之前都是经过了安全检查的,他们身上不会有匕首和手枪之类的东西。拳头?一拳头打不死我。

那小搬运工对我说:“老板,你脑子怎么想的,不是都有银行卡嘛?”能看出那些是钱。看来谁都能看出那些箱子里都是钱。

但你看,社会阶级不一样,考虑问题就不会在一个系统一个平面,嗯,我想说一个层面来着。

我本来是农民出身,不过现在有钱了。

这方面我成熟得很,觉得搬运工的问题我用不着跟他解释什么说明什么表达什么陈述什么,既然他嬉皮笑脸的,那我也会。

不过仅仅几天之后我觉得还是搬运工的想法比较实在,一捆一捆的把钱点给小李,这程序慢慢让我厌烦(他拿的可是日薪)。哦我没有亲自点,我看着小李自己先给自己点,然后他又点给我家的各种工人。我看着整个过程,耗时漫长,渐渐愁眉苦脸。

你看,尽管社会阶级不一样,还是有很多问题是共通的,他人的问题迟早要在你身上暴露,时间问题。我几天前的想法在今天看来就已经过气、落伍,进行了某种自我更新。

但愿我后天不要再这样。

反复无常的可以是抽象的命运,千万避免具体而实在,因为那会让我感到厌烦——无论谁反复无常我都觉得厌烦,我老婆(前妻)也是,所以后来我又找了个新的。

我前妻是跟我这么说的:你是不是有改来改去的毛病,就在你挑了第二个老婆的时候我总算得到了最后的答案。

我当时愣了一下,后来觉得她说的也对。真他妈对!

2017-03-10 15:37 发布 丨 人浏览

热点推荐

微信
公众号

微信扫码,即可关注

反馈
意见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