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分享文字的网站 您还没有 [ 登录 ]

追风筝的人 作者/罗艺尘

栏目:韩寒一个丨时间:03-10丨来源:网络整理丨作者:梦高

1

人生囧事,大多不期而遇。
和前任女友分手后,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精神恍惚,心灰意冷。有朋友怂恿说:世界这么大,你出去走走。
恰巧,有出版商约我写本旅游书。于是,我报了个旅行团,埃及8日游,包机直飞一万元,行遍六大热门地:开罗、红海、卢克索、阿斯旺、尼罗河谷、亚历山大。
抵达机场,一见带团导游,我差点喷血——居然是陆伟,我前任女友徐媛媛的新欢。
世界这么大,旅个游也能狭路相逢,真让人搞不懂。

埃及8日游首站是开罗。一座毫无规划的城市,街道阡陌纵横,随意穿插。交通也极混乱,人不让车,车不让人,压线超车,违规转弯,勇闯斑马线,无视信号灯。所有的人和车,都在玩命奔赴一个不知名的终点。
晚上,我心闷,出宾馆乱逛,由于道路设计不可思议,险些迷路。
打车回到宾馆,陆伟在大厅拦住我,说你不能独自行动,太危险。
我说劫财我带得少,劫色我没有。
他叹了口气,说:媛媛说过,你这人一贯自以为是,拿不正经当个性。
我说,这话真暖心。

翌日,我们到了红海附近的赫尔格达。一个捕海鱼、捞海草的小村镇。
晚上,我又跑出宾馆。陆伟跟在后面,我视若不见,兀自闲逛。小镇有夜市,摊贩都是当地人,皮肤黝黑,服饰腌臜,体味怪诞。
在一个小摊子上,我看中一条骷髅项链,问摊主多少钱?摊主一副强买强卖的嘴脸,说了个离谱到法老都昏死的高价。我骂了一句,愤然离开,往前走了一段路,发现身后有几个神头鬼脸的人,尾随我而来。我感觉不妙,加快脚步,闷头钻进一条黑巷。尾随的人迅疾散开,分别从巷口两头蜂拥而入,呼啦啦将我围住,搜出我身上的钱,接着拳脚相加,打得我喘不上气。
这时,陆伟冲进小巷,变戏法似的掏出支手枪,厉声怪叫。打劫者齐声惊呼,作鸟兽散。
“没想到你还有枪。”我瘫倒墙边,有气无力地说。
“有烟么?”陆伟问。
我摸出烟,递给他一支,自己叼一支。
他举枪一扣扳机,枪口“啪”的冒出一束火苗,点燃嘴上的烟。

2

有些人,注定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来去如风。你自然也是他生命中的过客。成长的过程,就是互相在对方的世界里走一遭,留下来的是朋友,没留下的曾经是朋友。
从埃及回来后,我和陆伟捐弃前嫌,成了好朋友,并且友谊一直延续到如今。

有一天,陆伟带团归来,约我见面。说我不想干导游了,咱俩开个店吧。
我说我不是做生意的料。
他问:“你写书为了什么?”
我想了半天,说:“为了卖书。”
“那不如开家书店,直接卖书。”他说,“专卖稀缺的老版书籍,古旧文献。怀旧是很高档的时尚,好比低调是最牛逼的炫耀。”
我想想怎么混不是混啊。索性和他合伙,在二环外便宜的地段租了间铺面。

怀旧书店开张后,陆伟的小妹妹李璐,常来店里帮忙。
李璐和陆伟同在铁路局大院里长大。小时候,大院男孩欺负李璐,陆伟就和人打架,常常头破血流,脑缠绷带。
李璐喜欢火车,想接父母的班;陆伟不想复制粘贴父辈的人生,他喜欢在路上的状态,不念过去,不想未来。
所幸两人都如愿以偿。
李璐当上列车乘务员,跑北站到北京西一条线,来回四天,休假三天。
记不起从哪天起,一下火车,李璐制服没换,就拖着行李箱,直奔书店。
我过意不去,和陆伟商量,说给璐璐开份工资吧。
陆伟说,不用。她是我妹,天生丫鬟命,就爱服务,卖书也是找乐。

休完假,李璐坐在书店里化妆。
陆伟说,最看不了你勾那个眼线,能吓出我心脏病来。还有眉毛,蜡笔小新似的;嘴涂得那么斑斓,刚吸完人血似的,演《行尸走肉》啊?
李璐几乎气哭,偷偷问我:“我长得很难看么?”
我端详一番,诚恳地说:“可爱型,80分以上。”
李璐又问:“你说,他会给我打多少分?”
我去问陆伟。陆伟说,也就及格吧。
我又问,给徐媛媛打多少分?
陆伟斩钉截铁说:“一百分。”
“我去,你把她和天使搞混了吧?”
陆伟瞪我一眼,说:“你又不是没领略过她的风采。”

后来,李璐告诉我,一开始,徐媛媛对陆伟忽冷忽热,若即若离。
有高人指点陆伟,说你得让她嫉妒,让她吃醋,反过来扑你。
于是,陆伟决定演场戏。让徐媛媛知道,自己也有人追,也是抢手货。
这需要一个女孩配合,李璐是最佳人选。
作为交换条件,陆伟答应陪李璐放一次风筝。那是他们小时候,常玩的游戏。

3

2017-03-10 15:02 发布 丨 人浏览

热点推荐

微信
公众号

微信扫码,即可关注

反馈
意见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