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分享文字的网站 您还没有 [ 登录 ]

八廓街就是拉萨的南京路

栏目:韩寒一个丨时间:03-10丨来源:网络整理丨作者:梦魇

2015年12月31日,凌晨四点半。

一辆白色的捷达车奔驰在北京的机场高速,开车的人叫老肖。

他打算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飞去拉萨。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按时下的话说,这叫有钱,任性。

 

老肖本来并不富裕,半个小时前,他捡了十万块钱。

 

 

夜已深,老肖加班回家。

红灯亮了,开了十几年的白色捷达停在路口,车里的老肖与这辆车一样,都快要老去。

一秒钟后,车上时钟的数字从23:59瞬间化作00:00,又是一个轮回,一切从头。

老肖知道,现在已经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这说是无常也有常的一年,也终于要归零。

早上六点就起床出门,老肖堵了早高峰,吃了工作餐,被客户挑了一天的问题,加班写了两个也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方案。

因为孩子上学择校的事情,老肖的老婆与他大吵了一次,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此刻的老肖无人挂念,无人等待,他感到身心俱疲,一刻也等不及,一辆车停在十字路口,竟然就此合眼,沉沉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有些冷,一个寒颤,醒了,天还是黑的。

正要伸手去摸兜里的烟,突然虎躯一震,似是一阵风袭来,只听“嘭”的一声,老肖连人带车被撞了出去,安全带骤然收紧,勒得胸口发疼。

幸好没有拉手刹,车子顺势滑到了十字路口的中心,不然老肖同志怕是已然梦醒归西。

收回被吓飞的魂魄,老肖摸了摸自己,手脚脸裆都还在,憋了一年的某种情绪此刻终于爆表,暴怒着一脚蹬开车门下车。

他心想,打一架也行,正好撒撒气。

至于气从何来,他没来得及想。

 

下车一看,车尾的保险杠断了,屁股已经陷成个“凹”字,几米外,一辆深色的SUV在黑夜中尴尬地沉默着,车灯的玻璃碎了一地,剩下赤裸的光芒甚是耀眼。

老肖领导的车就是这个牌子,他认得,追他尾的车,是一辆保时捷。

老肖摘下手套撸起袖子,管他妈什么车,摩拳擦掌准备打架。谁知保时捷车门打开,下来的却是个女人。

那女人从夜色里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走进车灯的光线里,一腿黑丝袜,一顶红头发,一件白毛大衣,裹不住风韵,遮不全皮囊。

距离尚有五米远,老肖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

 

红头发的女人在看清老肖的一瞬间满脸堆欢,摇摆着身躯一把扑过来,想要握住老肖的手,谁知却没对准,一头扎在了地上。

站起身来,再无优雅的姿态,鼻子流血了,血顺着嘴边渗入红唇,不见踪影。

她也不管疼痛,扶着老肖,摇摇晃晃酝酿了半天,只说出一句话。

大哥!多少钱都行,我喝酒了,别报警!

 

老肖见那红头发的女人一身人模狗样的装束,一副奴才般的笑脸,还有一辆自己辛苦一辈子也买不起的车,也他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钱买的,忽然双眼充血,举起两只手套,狠命地往地上摔了下去。

红头发女人被酒熏红的脸色转眼变白,颤抖着说,大哥,对不起!我错了!多少钱都行!

其实,她会撞上老肖,或许是老肖的错,睡在马路中间,不是找撞吗?

但撞成这样,却又是她的问题了。

世间相逢,莫约如此。

 

女人还来不及求他,老肖怒目圆睁,喊道,多少钱都行?你他妈有钱就能随便撞人?

伸出两手,食指一交叉,十万!

老肖算是吼出来一个他此刻所能想到的最大的数字,他要让眼前这女人明白,锅子是铁打的,人不能随便欺负。

老肖一年也就能挣十万。

然而三秒钟后,老肖傻眼了。因为这女人竟然眼睛也不眨便答应了下来,长出一口气,转身向自己的车走去。

看着她颤颤巍巍又一身轻松的样子,老肖后悔起来。

妈的,喊十五万就好了。

 

不到一分钟,红头发的女人提了个塑料袋回来,十捆钱,一捆一万。

人家车里装着眼睛也不眨就提出来的十万现金,而自己的车里只剩一根还没来得及吃便已经腐烂的香蕉。老肖站在路口,风很大,他感到自己很小。

红头发的女人与老肖深情握手,抱着他说:“大哥,够仗义!谢谢你!”

一身酒气,混杂着烟味与不知名的香水味,老肖闻得想吐。

破了相的保时捷扬长而去,时不时在远方画着蛇形。剩下老肖菊花绽开的捷达留在原地,发动了三次才发动起来。

这辆捷达车,就算全车卖了此时也不过值一两万,这十万块,老肖几乎是捡来的。

 

2016年,老肖就要36岁了。

2017-03-10 14:57 发布 丨 人浏览

热点推荐

微信
公众号

微信扫码,即可关注

反馈
意见
回到
顶部